Home > Blog > WuHan News > 科塞恩家三代人和中国的故事

科塞恩家三代人和中国的故事

   历史总是在时间轴线上,以惊人的巧合不断上演,重复和循环着。2016年12月28日,cecp的创始人杨帆先生在江汉路的一家高级旅馆见到了来自英国纽卡斯尔大学文科院院长-杰拉德科塞恩先生,科塞恩先生和我们分享了在武汉找寻老照片中古建筑的经历,通过这些珍贵的照片,历史一幕幕展开,杰拉德科塞恩先生及其家族与中国的故事跟缘分,还得从113年前的汉口开始追溯。


   1904年,英商科塞恩(Corsane)用20万元在汉口开设机器制冰厂,名为和利冰厂(Hakow Ice Works)。而这位“英商科塞恩先生”,正是杰拉德科塞恩的爷爷。科塞恩先生在武汉创办冰厂之前,在炎炎夏季,人们只能用上一年的冬季,储存在地下的冰块来解渴和降温。很快,冰厂的生意发展迅速,提供的冰块供不应求,生产线日夜不休。那时正值抗战时期,很多其它城市的难民来武汉避难,而当时日本人会残忍地射杀到河边取水的平民,老科塞恩先生为许多中国平民,免费提供了饮用水。这一善举被日本人发现后,科塞恩先生被视作眼中钉,被抓进集中营,屡遭磨难。1943年,科塞恩先生被日本人遣到上海龙华寺,1948年回英国。


(图为科塞恩先生在抗日战争时期为中国平民免费提供饮用水)


(图为利冰厂创办人科塞恩先生及其妻子)

   我们的采访对象,杰拉德科塞恩先生是和利冰厂创办人科塞恩先生的孙子,目前也致力于文化遗产研究和保护,cecp作为中国重要的文化遗产保护机构,就目前中国文物及建筑保护现状和相关问题,和科塞恩教授进行了有效及极富意义的交流。




科塞恩家族历史

杨帆先生:非常巧合您一直也从事古建筑和文化遗产保护的工作,您有这个兴趣投入到这项事业,是否和家族的影响有关系,在您的童年时期,就耳濡目染地接收和听说过家族的历史么?
杰拉德科塞恩教授:是的,所有事的发生都绝不会是巧合,都会有一定的原因和理由。请允许我讲述一下我家人的经历,在我祖父娶我祖母时,他已经40多岁,我奶奶只有20多岁,我的奶奶是他的第二任妻子,第一任妻子是日本人,死于生产。我的父亲生在日本,我父亲娶我母亲时也是47岁,所以,我从未见过我爷爷。保留下家族在中国的经历的是我的一位阿姨。现在我在努力把这个历史传递给我的侄女,我的下一代。物质方面的回报对我是极其不重要的,是出于保留历史的考量,让我想做这些,我将这些宝贵的历史传回英国,在一些网站上传播,让人们记住。

古建筑保护的“乌龟理论”

杨帆先生:您知道,历史遗迹及建筑在中国并没有保存得很好,您作为文物保护的专家,在这个令人难过的现状上,有什么样的看法和建议?
杰拉德科塞恩教授:我有一个“乌龟的理论”:历史建筑好像一个乌龟,建筑的形态本身,只是乌龟的壳。而更为重要的是乌龟的生命体,是它的内在,即它背后的社会,人文和生态环境。保护古建筑,绝不仅是要保护它的外壳,它的形态,还要保护生命体本事,保护它丰富的历史内涵和它走过的历史路径。在中国的现状是人们太重视外壳的保护,如果只保护外壳,这种工作是把建筑冰冻起来,让它变成化石,变成没有生命力的建筑,而保护其内涵,记录它的变迁,保护这份记忆,才是最重要的。


杨帆先生:是的,我非常认同,您认为,产生这种现状的原因是什么?
杰拉德科塞恩教授:我认为是社会致力于发展经济的驱动力造成,去参观古建筑的人们,像游客一般,我担心这些历史遗迹会变成迪斯尼乐园,我们要做的,绝不是把它变成一个只会吸引游客的地方,而是应该深入了解这里的历史和真正的价值。


(图为杰拉德科塞恩先生)

(图为杨帆先生正在讲述文物保护工作所遇到的困难)

   科塞恩教授提到他正在积极地把各国各地区的民间文化组织联合起来,从不同方向跟领域为保护文化遗产做努力,cecp组织的杨帆先生也说计划将志愿者和成员派到国外,学习西方国家保护文化和历史的理念跟方法。

   任何的发展都不能脱离对历史的思考,探寻和感知。历史决定了一个社会共同体更真实和厚重的身份认同和文化定位,踩得实才能飞得高。承载历史和文化的“乌龟壳”有万千种,不论是建筑,民间手工艺,地方语言还是民族歌舞艺术,只要它们被看见,被感知了,就迈出了让它们被传承的第一步。只有我们真切地觉醒,不再做只会奔跑追逐现实短期利益的兔子,也不再只躺在历史的“乌龟壳”上,忽视更为重要的文化内涵,才能让民族和社会共同体摆脱失魂的状态,有了一丝希望和可能。

   知道了“我是谁”,才能“每天不一样”。


文/图:李梦茵

Copyright WuhanTime.com

yin
Send msg
Add friend

Joined:Dec 23, 2016
Login:Mar 02, 2017